目前日期文章:200805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幾天看完了沒有石油的明天和漫步哈佛兩本書(快過期了XD),分別有不同的心得。

首先是沒有石油的明天。

老實說看這本書很累,除了邊看邊思考外,書中的內容相當嚴肅且廣泛,例如討論石油耗盡時的未來會是什麼樣子?各種替代方案的優缺點?說明國際因素導致石油價格、產量、分配、應用的層面,也用經濟的觀點去切入。不過由於目前沒有任何一種東西能夠完全取代石油在各方面的應用,而石油是不再生資源,儘管目前全世界的石油不過開採了一半而已,但另一半要不是品質欠佳,就是必須耗費更多成本去採(不符經濟效應),所以看完這本書會對未來很絕望 = =

另一本是漫步哈佛。

這本只是用來娛樂的,看看全世界 top 1 的學校是什麼樣子,唸不到,過過癮也爽。每次我看完一些西方國家的書,都會覺得他們賦予東西很多意義。例如哈佛校園中的某些建築,由於有些美國國家發展過程中的歷史事件於此發生,後代會用各種方式來紀錄、緬懷祖先和事件,每一棟建築、每一個名人都有獨自對於哈佛的貢獻和意義。而這意義之所以強烈,在於他們會用各種形式來顯示,人物雕像、紀念碑、紀錄牌、儀式等等,放置於校園各處,讓後人能了解並親自去體會,獨特的校園文化和風氣就這樣很自然的表現出來了。

歷史走到現在,還會有多少年輕人去關注過去的事情呢?用著現代科技的東西在生活,但這東西是冷冰冰的,就像一台電腦對你絕對不會有意義,舊了就換掉,壞了就丟掉,不過被歷史薰陶過的東西就有其價值,儘管它跟你毫無關係,在接觸到的一瞬間還是能感覺到那股感動,我很喜歡這種感動,這也大概是為什麼出國時不管多遠多荒涼,我都喜歡去比較鄉下、或有歷史文化的地方走一走,都市反而激不起我的興趣。

Dynas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來寫個流水帳。

一早到了師大,professor Lin 、魏伯伯、師大現任 n 前任校長剛好也到了,但我不知道的是,怎麼連 Chris 也來了?!我原本以為今天的任務是來旁聽他們開會討論要在師大的運休系開一門直昇機的相關課程,結果 professor Lin 卻把 Chris 丟給我,叫我帶他去 city tour 。

Gosh!也不早點跟我講,讓我規劃一下行程…但主要還是要我用英文跟老外相處一整天比較讓我困擾,我英文其實很 poor 阿 !!! (後來證實我多慮了,不是聽不懂單字,而是 Chris 用很道地的英文在講,據博士說就像美國大學生一樣,夾了很多俚語和生活用語,請他再講一次通俗一點我就懂了)

先帶 Chris 去 101,逛個PageOne後上觀景台看看台北市(成人 400,優待票 370),遊客很多,很可惜今天台北天氣不怎麼好,霧霧的以致看不到遠方的美景,而巨大的風阻尼器(wind damper)讓我印象深刻(世界最大),像一顆超大的香草冰淇淋球(或你想叫金沙也可以啦)。



下樓去吃日式 buffet ,兩個人要1606,我的荷包今天肯定破洞了…。吃完去逛 sony store,Chris 說他用的筆電是 ASUS 的 Tablet ,為何?因為除了他喜歡用手寫東西之外,他覺得 ASUS 的品質很好!哇塞~哪來的迷思??誰來教我怎麼把「華碩品質,以卵擊石」這句翻成英文,我要讓他看清事實 XD (但我沒有在他面前批評華碩,事實上我認為華碩很棒,他們有很好的創新能力,但品質不穩而已,而且顧及咱們台灣企業的形象,絕對不能漏氣!)期間隨便亂聊,心得是:男人不論國籍都很色。

離開101,帶他先去北醫附近的藥局找一種他想看的藥(他是藥劑師),他說這種藥在台灣的價錢是美國的1/3,所以他想買很多回去賣(小小一包台幣1500)。從北醫離開後帶他去自由廣場,搭小黃去,路上我跟司機聊了好多。

司機今年65,是台灣光復前三年出生的,也就是民國32年。我跟司機的話題是從我問司機他有載過老外的經驗嗎?

司機:有阿,就在這邊開始,也是一個台灣人帶老外出遊(手指著台北凱悅飯店)。那位台灣人對我說,一直到下午五點前,請你帶我們去北海岸一遊。於是我帶他們從野柳開始,金山、石門洞、三芝、淡水,欣賞海岸風景。

對話中,司機說他年輕時很愛潛水,所以北海岸太熟了,東部、墾丁也都是他的管轄地,甚至還跟朋友去國外潛水。也說到在愛上潛水之前,他最愛登山了,尤其是玉山、阿里山跟合歡山,那時候的地球氣候還很正常,在台灣超過兩千公尺以上的山脈都很容易在冬天水氣足夠時降雪,司機當時才小學,第一次看到雪時非常興奮,還用報紙把雪包回旅館(不會融化嗎…)。司機說到這邊時,手舞足蹈的像個老頑童,當年看到雪的興奮之情溢於言表,滔滔不絕的說著往事,我聽的很入迷,因為別人的經驗有時是自己一輩子也無法體驗的。

另外,他也提到,當年日本政府在台灣時,嚴格限制人民的行動,就算只是去爬山,也要在一個禮拜前向政府提出申請才行,所以當時的人都不太會大範圍的行動,城市人就待在城市,鄉下人就待在鄉下,鮮少亂跑。即使從書本讀過這段歷史,也很難在現在這個富裕的時代裡去體會和想像當時台灣社會的情景,能從經歷過這段歷史的人口中得知一些訊息,遠比書本來的更真實。

好想跟司機多聊一些,因為他很健談,而我很想知道 228 這段歷史,每次問老爸都只說 KMT 殺了多少台灣人,卻不說當時的情況,叫我自己去查資料 = = 。問題是,看資料跟聽親身經歷差很多阿!

到了自由廣場,發現門又打開了(啥時開的?)裡面擺滿了民進黨的一些照片,意旨在告訴爭取自由過程中的辛苦與可貴。我能了解他們的困境,但不喜歡原有的紀念館風貌被轉移焦點了。廣場上有法輪功的人在宣傳連署,抗議中共打壓法輪功,我簽名了,因為我也無法認同,不過我的資料都亂寫,所以有沒有用我也不知道XD

Chris 讓我看了他家兩個小鬼頭的照片,Nick n Alex,是雙胞胎,現在才四歲,很可愛!不過看影片就破功,這兩個小鬼破壞力驚人,好動的不得了,還互毆 XD。Chris 問我台灣人對婚姻的態度,我說台灣人重視婚姻,婚姻大多是一次一輩子的,社會觀念比較無法接受離婚這件事,而 Chris 說在美國,離婚的人佔了50%,對他們來說不喜歡在一起就分開吧,不需強求什麼,就算分開了還是能有往來,像現在nick n alex 就是 Chris ex-wife 在照顧,而平時他們也住一起。婚姻的立意是好的,它能讓雙方對於下一代有責任,但有時若真的不適合在一起,某一方卻不肯簽離婚協議書,那對雙方都是種折磨,可能衍生另一件社會事件,所以若能更彈性的去調整這個制度會更好(不鬧上法庭的前提下)

隨後是無聊的亂逛…直到博士打電話說他們開完會了。搭車前往博士所在地時,我又跟司機抬槓了。這次聊油價漲價對計程車的問題,還有北市計程車數量太多,應有所節制的問題。司機說五六年前,每天平均可載約 20 名左右客人,現在一天能有 5、6 個就不錯了,且雖然政府有補助,但幫助不大。我說適當的計程車數量能彼此競爭刺激成長,但過多只會變成人人沒客載,他也覺得政府應該要限制計程車數量,因為目前想從事計程車業的話根本不需什麼手續即可,造成過多沒特別技能或沒事業的人就去開小黃。

到了忠孝復興站那裡,博士說要帶 Chris 去洗三溫暖,叫我一起去!靠…我對那種地方有恐懼感,因為這種店多為黑道把持,出入份子較為複雜,難保不會發生什麼事。不過礙於博士是我貴人,還是去了 XD

好吧,其實也沒甚麼可怕啦,只是不時會看到身上刺龍刺虎的大哥,或是臉上、身上有刀疤的兄弟而已,還好啦…lll

洗完去餐廳區坐著聊天,明顯看到後面房間很多打扮豔麗的女生走來走去(有幾個真的長得很不錯),不時出來跟客人聊天(拉生意吧)。博士跟一個媽媽桑樣的人聊了幾句後,媽媽桑就帶 Chris 去後面了,不用想也知道在幹麼。至於我勒,博士有問我意願,但我不要。

一、我有潔癖,不會跟完全不認識的人從事性行為,所以不可能嫖妓。
二、不想染病。
三、不想對不起未來女友,若她知我有嫖妓經驗,無論如何都會在她心中留下陰影,對雙方都不好。

你說人生苦短,多嚐試又會怎樣?

很抱歉,這點我就是無法突破,除非哪天我人生了無遺憾,或是患有絕症,才會真的去踹吧。

在 Chris 欲仙欲死的這段時間中,我跟博士聊了很多事情,了解到他如何在一畢業就被美國的大學請去教老外英文和中文,還有如何在出國前的三個月賺夠出國經費。還有,原來他跟嚴長壽認識,說來還算嚴長壽的貴人。

過了許久 Chris 終於出來了,一看到我們就笑得超開懷,搞得我們兩個也笑了,笑什麼?心照不宣啦,哈哈。我沒問 Chris 是被怎樣服務,所以也不知道他們在幹麻(以前聽過半套、全套和其他特別服務)。

三個人零零總總的費用加起來,哇賽…5860......Chris 很開心的說他要買單 XD,出了大樓他還開玩笑說:有這樣的女人做服務,哪還需要老婆勒???哈哈,真白爛…

回家時搭捷運,博士說,捷運站這種開放空間,冷氣強力放送,實在非常浪費能源。以他在美國三十多年的經驗,看到很多企業會自動自發的限制公司與員工消耗能源的問題,無論是真的為了環境還是為了省錢。而全台灣有多少捷運站,從一大早六點開始到晚上十二點,冷氣和電燈強力放送,又因為是開放空間,冷氣勢必必須降低溫度才行。報導說馬囧要規範市府,我想他也可以順便規範公共場所,效果更好!(但應該會遇到被寵壞的台灣人出來抗議)

今天很難得,很多第一次。
第一次當英文導遊帶老外出去晃。
第一次出入台灣的三溫暖。
第一次遇到這麼open的教授(現在是公司老闆,但以前在美國時是教書的,所以我習慣稱教授)
第一次上台北 101 觀景台。
第一次寫這麼長的日記.........

有看完的人很厲害

Dynas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轉眼間,距離上一篇文章已經過了20天!這段期間也不是沒發生事情,只是懶得打字

昨天回台中一趟,早上去老爸公司把公司網頁更新和修復,原本負責網站的小妹走了,原因不知道,我猜是「負責更新網頁」這工作太無聊的關係(因為我做到後來也是覺得很煩很想不管XD),發現原本的網站還蠻多bug的…不過為了在網路這塊領域中把公司網站的名號打響出來,值得花時間去處理這些小蟲。往後網站更新就交給我了(好像),要怎樣新增一些有趣的內容,還有怎樣推銷網站,實現之前和阿亙討論很久的 web 2.0,甚至 web 3.0 的想法,將是我的一道實驗和挑戰!不過不支薪......................................

聽說最近 yellow tail 賣得很好

下午去林博士的祐祥直昇機工廠晃一晃,除了問學校的事情外,剛好他有一位老美客戶來拜訪,叫我一起去,順便給老美電一下我的 poor English.....XD  ,靠,真的被電很慘,太多工程上的單字不懂了,兩個死老外講話速度又快(林博士在美國住了三十幾年,且又教英文),我是鴨子聽雷…,不過博士對我不錯,沒事就會問我聽懂沒,沒聽懂就解釋給我聽,所以學了不少,有收穫啦!真的要再加強一下英文了。

單人單旋翼休閒直昇機








在聊天當中聽到博士對於目前台灣政府開放天空的政策有所意見。他說以他在美國的經驗,當企業向政府提出合理要求,政府都樂意配合,儘速通過法案甚至提供好處給企業,就是官商勾結啦。

這個名詞在台灣讓人聯想到是不好的事情,覺得是政府圖利廠商。可是如果政府不開放,處處限制企業的發展,企業不賺錢,員工就沒有錢拿,沒錢拿收入就低,生活水準就會下降,社會風氣就無法提昇;企業受到限制,就會減少資金的投入,政府也沒好處可撈,萬一企業往國外跑,政府又會靠杯企業根不留台,怪誰?經濟要起飛,不是政府嘴巴說一說就真的會飛,民間這個飛機的整體沒辦法飛,政府這顆引擎會動又有什麼用呢?

另外提到贊助,若今天美國有一架新世代的飛機要首飛,肯定一堆廠商搶著送錢給飛機公司,只求把商標掛在飛機上面來宣傳。這種「搶宣傳」的方式,在台灣鮮少看到。今天看到一則新聞,說清大某教授看見宇宙中新星誕生時發出的X光爆,是目前除了美國外第一個發現的人,並已經將論文發表在Nature上面。他將此消息發在網路上,欲尋求台灣學界的人合作,卻沒有人理他,反而是遠在美國的Princeton University 找上門來尋求合作。

這跟贊助雖然沒關係,但我要說的是重視「搶宣傳」的特性,就算這發現其實沒甚麼,但一定會有論文發表出去,上面會有Princeton的名字,人家就會記得他們有作過此研究並第一個發出了研究報告,又,就算這研究沒甚麼,卻打響了名號,對學校的知名度和形象是很有正面的幫助,可是台灣竟然沒人主動向這位教授提出合作要求,奇怪了?

Dynas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03 Sat 2008 00:28
  • 禮讓


晚上打球騎車回家時

經過一個巷子口

巷子口的左右兩邊是騎樓,可能會有行人經過

我很習慣的都會減速,看沒人了才過。

這次遇到一對母子與情侶

右方的媽媽帶著看似不到三歲的小女孩

左方是年輕的情侶

媽媽看到有機車來,拉住小女孩免得被車撞
(台灣人很習慣這樣,因為大部分的車輛都不會禮讓)

我向著媽媽揮手示意要她先帶著小孩過去

第一次揮她還不太反應得過來
(是不是生涯第一次被禮讓,嚇得反應不過來?)

第二次揮稍微有了動作,但還是猶豫著要不要先過

第三次我受不了了,揮很大力的表示要讓她們先過,靠,好像再打蚊子,他們終於過了。(原來歐巴桑也會有嚇到的事情阿...)

那對情侶中的女生從頭到尾看到了這幕

走路的途中一直把目光往我這裡掃射過來(還好妳男朋友沒看到妳一直看別的男生,不然大概要吵架了)

邊走邊回頭看了我三四次吧,那眼神就好像漂流在汪洋大海中終於發現了一艘船一樣興奮,是不是在想說「不可思議!機車禮讓行人!」。

離開後我只覺得,台灣社會進步蠻多的,可是這麼基本的禮讓平時卻很多人都做不到,遇到了被禮讓,還傻傻的不敢過,那種「會不會撞過來」的意念已經深深變成了瞬間反應阿,雖然有警覺是好事,但也不要這麼害怕吧,禮讓的人也會沒有耐心的。

如果我當時沒有減速就直接殺出巷子口的話,這兩對行人輕則受到驚嚇,重則偶依偶依,雖然我有時也會閃神在某些路口忘記要減速,但還好這次煞住了。

道路安全,有時候只要多注意一下,很多意外是可以避免的。

 

連兩天晚上打全場好累喔............

Dynas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