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跟老爸講電話時,問到TSMC的經理打電話給他談論買酒的事情(我幫老爸促成的交易,售酒給TSMC某部門的尾牙聚餐)。

話中經理稱讚了我一番(老實說聽完我分不出是客套還是認真,反正聽聽也爽),老爸把「教的好」的責任統統推給我媽,真是給老媽做足了面子。重點是,經理看到我有申請Boston Uni,知道是不錯的學校,他會好好幫我寫一份好的推薦函助我一把,聽了還蠻高興的,又添增我的信心。

其實不只是Boston university ,我也想進Amherst,因為它的MBA Program是全美排行第一,但學校本身在台灣沒什麼名氣(排名也不頂尖),大部分台灣人熟悉的不外乎全美排名前五十的學校,聽說台灣很多主管是會以「是否聽過這所學校」為選人的標準,這對非名校(但科系強)的人來說,在台灣找工作可能會吃點虧。

補 gmat 時,一個在 maxxis上班的大哥就說,他朋友(台大財金,Purdue研究所畢),理應在台灣找工作是相對簡單,可是主管沒聽過Purdue(這主管肯定鄉下來的),因此選了另一個他聽過(卻排名不佳)的學校畢業的人,這選人的依據實在太不嚴謹了。

好像離題了,(拉回來),要跟經理打好關係,以後說不定能藉由他,幫老爸在TSMC的各部門甚至年終尾牙餐會上找到生意,那可是一筆大資金,也當作還債給老爸吧,畢竟若真的出國,一年百多萬開銷可是大數目阿,長大了,欠錢的事能少就少!不過還是得靠老爸提供這筆錢........(整個虛掉 XD)
創作者介紹

逆 ‧ 活著

Dynas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