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接到老媽的電話,說他們一行人已經快到台北了,我才猛然想起,他們是來小巨蛋欣賞江蕙生涯第一場大型演唱會。但打給我的動機,只是問我要不要跟他們去吃飯,一間叫新都里的日本料理。十五分鐘內在下班時間,車輛擁擠的路上從永和飆到餐廳,發覺其實在自己騎車的時候,很容易加快速度。我不愛鑽,但很享受速度的快感。

在他鄉看見自己的親人或很熟悉的人總有莫名的感動,即使不過是台北台中那一小時車程的距離罷了。

這間餐廳很隱密,沒有扛棒,門口沒有菜單,門是黑色的,服務生也全部一身黑,地板與牆壁的磁磚也是黑的,在這樣的環境下,就連光線也像是被吸進了牆壁,不自覺顯得特別暗,我差點摔死在造景的小橋上…

我大概介紹一下菜色,但由於不是我點餐的,我也沒看到菜單(據說是沒有菜單,由師傅根據當天食材來決定),幾道菜的順序如下:開胃小菜、冷盤蒟蒻、生魚片、豆腐料理、牛肉料理(極品,以紅酒醋為主醬料,淋撒在切的恰到好處厚度的牛肉片上,上面用芥藍菜蓋住,一把將菜、肉夾起後吃下,可以感受到菜的新鮮、肉的鮮嫩與酸酸甜甜的醬料風味,搭配在一起有很豐富的口感)、蝦飯(剁碎蝦米後撒在調味過的米飯上面)、湯、甜點與水果(甜點是抹茶冰淇淋,我喜歡)、飯後茶。

其中由於老媽跟陳媽食量都不大,各把牛肉分一半給我(原本就不少),雖然吃得很開心,但也吃得很難過…。好不容易吃完了牛肉,接下來的蝦飯我一點想吃的慾望都沒了,勉強挖了兩口,卻一點風味都感受不到,前一道牛肉的味道很重,再來這道料理就顯得清淡失色(記師傅配菜上的失誤一次)。由於飯的量真的不少,儘管平時我是不喜歡浪費食物的人,這一刻也只能吃一半,真的撐不下去了。

在將最後一口飯放到嘴裡的同時,我想到一句話「如果每個人都可以改善浪費食物的習慣,就可以減少資源的消耗」。姑且不論這句話有沒有問題,如果把每個人浪費、吃盛的食物換算成一頓全新的料理,供給那些三餐不溫飽的人去享用,有多少遊民可以不用餐風露宿?有多少第三世界的貧民可以繼續活下來?我吃不完的那些蝦飯,對他們來說也許都是奢侈,即使努力活了下來也不一定能吃到這樣簡單的料理。

自己買食材來做可以自行控制量的多寡,可是餐廳的量都是固定的,很少會根據客人的食量或喜好來客製化菜單,類似的概念像是在日本的壽司料理,坐在吧台前由師父來根據客人的喜好來決定出料理的種類與順序,每道菜之間會跟客人做溝通,完全客製化的程序讓客人滿意,食物也不浪費。但一般的餐廳,師傅並不會在客人面前,因此打造一個根據食量、食材來決定價格的環境還有問題待解決,不過我最終的目的只是希望食物(資源)不要遭到浪費了。

如果資源是無限的呢?
我只能想到,以人類貪婪的天性而言,絕對是更加破壞與浪費,不可能因為資源無限就有效利用,所以也沒什麼好討論。


創作者介紹

逆 ‧ 活著

Dynas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