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實說,很像一場烈酒大拜拜阿!

 

因為這次是跟著酒公會一起去,所以很幸運的免了排隊之苦,得以快速打通關。今年送的杯子相較去年小了許多,不過也比較方便,因為一次都不可能喝一大杯麼,否則半小時就要去廁所吐,然後被抬出去丟在路邊了吧。

 

來展出的廠商比去年多,該來的都來了,也有一些小廠或是進口商如東順興貿易都有到場參展。佈置一個比一個誇張,其中 Macallan 麥卡倫弄了一間 VIP 室,裡頭放了一台 AM,要買三千五的票才能進場。是裡面有提供小姐濕背秀服務還是真的酒有好到值這個價錢(金子熔成水嗎?)橡木桶、鱷魚、Sginleton、Johnny Walker 等等都沒缺席,也提供很多好康當禮物。其中鱷魚送了品質看起來不錯的 IPad case,不過我沒有 IPad 阿!(是在勸敗嗎)


 

酒的部份好喝不好喝其實我也沒有很懂,因為從以前就不常喝烈酒,是從去年開始才有比較多的接觸。包括產地、種類、蒸餾方式、文化背景、行銷手法等等,whisky 總給人一種奢華、時尚的感覺。好像如果將 whisky 詮釋成沉穩有氣質就不太對味了。因此,對於這次的展覽,我的想法都放在展場的佈置、場內的氣氛、商家行銷的手法等事情上:

 

1. 場地設計不良:由於這次來參觀的人數比去年多,因此展場內的走道空間就顯得不足,大家都像是打美式足球一樣撞來撞去,我身邊還有人要保護,也要保護手上的酒(這不是重點!)很辛苦阿~

2. 攤位位置:這次不只有純酒攤位在裡面,也設置有食品區,其中有一間賣德國豬腳的,不知道怎麼會在眾多酒攤中出現,然後居然就烤起了豬腳阿!!那香味傳到隔壁攤的我實在害我很餓失去了喝酒的味覺,酒的香氣都被蓋掉了 Orz。

3. 展覽場的氣氛:當我看過不久前在法國舉辦的 Winexpo 之後,我對兩國舉辦展覽的文化差異之大還蠻印象深刻的。首先,法國的 winexpo 場中是很安靜的,沒有 SG 用麥克風喊聲,沒有震耳欲聾的喇叭音樂聲,也沒有 sales 在吆喝著吸引路人的叫賣聲。有的只是人的走路聲和交談聲。反觀這次台北 whiskylive,大廠一定有 SG,甚至多達十位以上,表演時間的熱舞更是喇叭切到最大聲。橡木桶為了吸引路人來填寫會員表,送雨傘之餘也大聲嘶喊著…。我認為,酒展除了賣酒、宣傳知名度外,應該是提供酒客與買家一個真正能品酒的地方,讓酒不只是被喝,也同時被喝下了酒廠的背景、文化、酒的內涵等等,而一個安靜舒適的地方是需要的。不知從何時開始,在台灣,熱門一點的產覽都容易變成大賣場,大家拼的只是銷售量,演變成價格廝殺、夜市叫賣的場所,身為酒商和愛酒人士,我還真不想看到台灣的酒展也變成這樣阿!(只為了拼銷售量的廠商就算了不提啦)

 

4. 專業度不足:大多數廠商請來的都是 SG 或是男性銷售員,很多對酒根本不甚瞭解,只是將酒款資料背熟就上場了。當被我問到一些稍微專業,要有點經驗的人才有辦法回答的問題時,有的楞在當場,有的不知所措,有的去找救兵,結果救兵也不知道 XD 唉~逼唉。

 

像這樣"熱鬧"的展覽模式,也許也是台灣特有的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逆 ‧ 活著

Dynas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